寻书阁 > 穿越小说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:财源广进
    七月初九,吉日,宜婚丧嫁娶。

    选了这么个好日子,方继藩的新店开业了。

    而当日,为了这一天劳心劳力了许久的朱厚照,抬头看着这店铺前,那巨大的旗杆子,而后仰头,一脸无语的看着方继藩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让本宫爬上去,这不是耍猴戏吗?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方继藩正色道:“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若是人人知道殿下爬上了旗杆,那还不轰动天下哪,只怕很快,御史弹劾的奏疏就准备好了,全京师的人都想来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貌似有道理,朱厚照认真的看了看,最后深吸一口气,很努力的排除掉脑海之中那比较滑稽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开始……本宫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做个样子。”方继藩眯着眼,道:“真正爬上去的,不是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是本宫……”朱厚照一愣,眼带疑惑。

    “放出的消息是这样子的。”方继藩又道:“消息已经在昨日放出去了,您想想看,殿下,今日这开业,还怕不能人满为患?人……我也准备好了,是一个个头和殿下差不多的人,他爬上去舞动旗蟠,上头再有一个飞球,飞球上悬挂广告语。如此……殿下只需在旁看戏即可。”

    喔,原来不是自己爬上去。

    这让朱厚照既松了口气,可心里竟又有几分失落。

    好像……爬上去挺带感的,毕竟这么多人可以看见呢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朱厚照还是稍有担心:“可是……到时候父皇……一定会责怪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为殿下想好了。”方继藩笑嘻嘻的道:“我方继藩忠心于太子殿下,这是人所共知的事,怎么可能没有为太子留下一条后路呢?到时……就说太子并不知情,啥都不知道,当然,臣也是不知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朱厚照颔首点头,明白了:“那谁知情?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乐呵呵的道:“新店开张,我此前就交给了业务部的那个陈彤来负责,陈彤这家伙,你知道吧,就是那个此前在户部里做侍郎的狗东西,这些日子跟着太子殿下,好不快活,这件事……是他负责。上头追究下来,就说太子和臣一概不知,乃是陈彤干的好事,臣是有良心的人,已打探过了,业务部里,就属他家人丁单薄,父母兄弟,加上子侄,满打满算,才七八人,就算杀尽了,也没太大的损失。至于其他的业务人员,家中老小多则百口,少则数十口,这样细细的打算,值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听,吁了口气:“嗯,听说他家只有七八口人,本宫良心也就舒坦了一些,好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此时还是清早,距离开张还有一两个时辰,因为天色太早,来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因此…………负责这新店全权事务的陈彤,忙前忙后,可谓是忙的挥汗如雨。

    他自然晓得,这个店乃是齐国公的重中之重,说是关系到了未来生意的布局,走对了这一步棋,这整盘棋也就算是活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陈彤对此格外的上心。

    作坊里待的久了,耳濡目染嘛,见识多了各色的商贾,也渐渐的被他们同化,不过……这日子也挺舒服的,毕竟从前做官,多是勾心斗角,实是费心思。而到了商场,虽也有勾心斗角,于他而言,却还算轻松。

    不但可以每日大吃大喝,还没有御史盯着,偶尔听听小曲,听听戏,还可报销。最值得一提的是,每月的薪俸很是不菲,这银子也拿的干净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因为代表了太子和齐国公来谈买卖,这买卖谈的痛快,商贾们对他前呼后拥,照样还是人上之人。

    他也想明白了,人啊,就是要好好过日子的,怎么舒服怎么来,仕途中的事,就一切看缘分吧,若是将来还能回户部,那固然是好,实在不成,那就好好跟着做买卖,总归都是不错的出路。

    他愉快的布置着一切,盘货,取货,上货,每一种货物,都要记录,每一个商品的标价,都需努力的计算,既要控制在一定价格之内,又要保证有足够的盈利,除此之外,还要计算它的仓储和运输的成本,至于如何补货,更是一门学问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要从头开始学。

    而恰恰,陈彤是个极优秀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不够聪明,如何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脱颖而出,金榜题名。若是情商不足够高,又如何在无数的庶吉士和观政士之中脱颖而出,成为户部侍郎。

    他见识多,阅历多,洞察人心,因而管理方面,是绝无问题的。

    而他最大的优势,却在于他拥有极强的学习能力,这一点,却是寻常人难以企及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何后世企业,总是录用名牌大学生的道理。

    其实绝大多数的毕业生出了校门,进入了职场,因为学校所教授的,和实际工作之中,完全是两种概念,可几乎所有人深信,这些名校的毕业生,适应能力更强,入职之后,总能做的更好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无非是同样的学习时间,有人可以耐得住寂寞,学的比别人快,学的比别人好,学习如此,工作之中,大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陈彤放在后世,就属于学霸中的学霸,什么市高考状元,省高考状元,在他眼里,都是渣渣,因而能极快的上手,迅速的跟着太子和齐国公的思路,调整自己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,他不放心,又把每一个环节都查验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是头一遭,按照他为官的经验,今日所有的经验都需记录下来,将来可从中来吸收此次的经验和得失。

    等他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时候,心情顿时愉快起来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能让一件事万无一失,是极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齐国公对自己,似乎有莫名的好感啊。

    自己本只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,不成想很快就被齐国公所看重,委以自己如此重任,不容易,真的很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齐国公还是颇有几分眼色的,慧眼识英雄,也重英雄,合该这个家伙发大财。

    忙活了许久,他美滋滋的寻到了在后院里喝茶的太子和方继藩,带着笑容道:“太子殿下,齐国公,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方继藩惊喜的道:“我所担心的就是这个,你干的很好,我很欣赏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自别人口里说出来,说实话……陈彤是不屑于顾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自齐国公口里说出来,陈彤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红了。

    这是何其大的认可啊。

    齐国公平日不是打人就是骂人,从他的嘴里,从来没出过一句好词儿,除了对陛下,他是见人就骂,逢人就咬,而现在……这一句欣赏,真的暖了陈彤的心窝。

    陈彤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他吁了口气:“公爷,老夫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真的一言难尽,他很想在齐国公面前,说一说自己的心路历程………说一说自己的感受。

    此时,朱厚照也道:“这便是上次那个陈彤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方继藩回答道。

    朱厚照站了起来,上前拍了拍陈彤的肩道:“真是辛苦了,这些日子,有劳你了,老方在本宫面前,说了你许多的好话,说你能识大体,勤勉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本宫以你为傲。”

    陈彤不禁受宠若惊,吸了吸鼻子,他很久没有这么被感动了。宦海的浮沉,已经麻木了他的心,而现在……他突然觉得,太子和齐国公,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坏。

    他忙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外头有人探头探脑:“殿下,公爷,外头来了许多人,人山人海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已顾不上啥了,二人乐不可支:“呀,走,咱们赶紧出去瞧瞧去。”

    昨夜的时候……就听说这里有猴戏。

    其实猴戏没什么好看的,谁没看过呀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当得知是太子殿下亲自表演猴戏的时候,京师沸腾了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许多人意识到,太子殿下还真做的出来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何况,今日特意选的乃是沐休之日。

    于是乎……能来的人统统都来了。

    恨得牙痒痒的御史清流们,在这朝中,近来一直寂寂无闻,毕竟最近风声紧,实在是不敢冒头啊,可一听这个,就再也按耐不住了,直接炸了,可谓是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发了请柬的商贾们,也是满怀期待,许多人就盼着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带着自己发财,可怎么发财呢,这其实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好事者们,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今日,可谓是万人空巷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人们看着现在还是大门紧闭的巨大商铺,一时也不明白到底葫芦里卖了什么药。

    却是看到那店铺前,是一个巨大的广场,广场上有专门供停车的所在,除此之外,还立了一根杆子,杆子上……还别说,真有一个人,舞动着旗蟠,如猴一般,在杆上上下窜动。

    某御史看到这一幕,顿时觉得自己眼睛要瞎了,抚着额头要昏厥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