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书阁 > 穿越小说 > 唐朝好地主 > 第810章 朕知道了
    又一次的不乐而返。

    独自一人坐在御书房生了会闷气,李世民叫来了王太监。

    “李家招人动静很大?”他问。

    王太监恭声回道,“回陛下,李家在城外搭起棚招募前往赵国公领的人手,确实引得许多人前去报名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每天那里都有上万人,场面很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皱了皱眉,他没料到,李家居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。上万人,这可不是小动静了。“李家开了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不问出身,不论良贱,只要有一技之长,都可以报名参加,择优录用。一经录用,李家负责送他们去赵国公领,并安排工作,分田授地,还能有不低的工钱,因此吸引了许多人过去报名,尤其是许多贱籍的工匠,甚至一些寒门的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李家要招募多少人吗?”

    “据说这是第一批,打算招募三千户。”

    三千户,这可就是上万人口。李家还真是财大气粗啊,朝廷分封诸侯,希望诸侯能够建设领地,充实了边疆,这样也能为朝廷的屏障。但李家一上来就要招募移民三千户,这手笔还是让李世民都惊讶的。

    朝廷只限制了诸侯们的封地大小,但却是不限人口的。新赐封的领地,基本上都没有人口,甚至是一无所有,一切都得靠诸侯们自己花钱建设。

    如李超这样有财力的,别说移三千户过去,就算是移一万户过去,只要他们能招募的到人,朝廷都是允许的。

    只是,一下子就招三千户,李世民还是很惊讶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规矩都是他定下的,现在又改,不免朝令夕改,这并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朕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李世民最终还是向王太监挥了挥手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南城郊外。

    李家的招募还在继续,每天都有许多人慕名而来,但真正能被李家录用的,却并不多。李家并不是来者不拒,而是要精挑细选的,虽不论出身,却要看技能本领。

    李家招募岗位很细化,详细到各行各业的工匠。

    杜忠是一个车匠,祖祖辈辈都是为车店修车的。

    每个城市,尤其是那些大城,在城门内外都会集中不少车店,这些车店都是专业的店,制造组装修理车辆,这时的车辆构架基本上都是木制的,包括车轮。

    木车轮易损坏,需求量极大。

    因此车店里制造车轮的工匠最多,而车轮中最难加工的部位就是车辋。车辋是轮子的外圈,圆形的车辋由多片辋外组成,正常的车辋是十片,每片辋片是承接三条车辐。

    杜忠就是专门制造加工辋片的工匠,手艺都是一代代传下来的。

    李家虽然已经开始在上马四轮马车,但传统的马车依然不可取代,李家要建设赵国公领,马车也是一项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,因此在李家的招募现场,就有招募马车匠人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杜忠。”

    “籍贯?”

    “河南豫州人,匠籍。”

    杜忠坐在登记的桌案前,双手放在膝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车匠吗?”

    “杜家世代都是造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哪个工序?”

    “我能独自打造一辆马车。”

    登记的人有点惊讶,他看杜忠年纪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,这个年纪,也许在匠人中还只是个没有脱离师傅的熟练工匠而已。可听他的话,却口气很大。

    “那你愿意试下工吗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李家给杜忠的考试,是加工辋片。这算是造车里比较基础的,也是比较考试手艺的活计。

    一般的车店,每片辋片包括凿出三个安装车辐的孔洞,合计加工费为一百文。对于车匠来说,加工一片车辋费工费时,即便是手艺高强身体强健工具得力的熟练工匠,一天也就做两片车辋。

    杜忠自己带了斧子和凿子。

    “给我多准备点木料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准备的木料足够做一个车辋了。”拿材料过来的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试工的要求是做一个辋片,做完一片差不多得半天功夫了。到底有没有真本事,一个辋片就能够说明一切了。

    “请给我多准备些木料吧。”杜忠继续要求。

    送料的人还以为这个杜忠牛皮吹的响,但是技术不精,担心会浪费点料到时做不出来,于是笑道,“那我多给你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他又拿来一些木料,“这些料起码能做成三片车辋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三个车辋的木料都还加工不出一个车辋,那么这人就不能录用了。

    杜忠也不吭声,提着自己的斧头和凿子走到木料边上,不急不缓的开始。

    伙计给他搭了一个帐篷,让他可以不受影响的做活,然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招工还在继续,外面的人能听到帐中斧凿发出的响声,一个上午,斧凿声似乎就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等日头快到了中天,半天的功夫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招工登记的人和打下手的伙计,都有些失望的摇头。

    普通刚出师的熟练工,半天的工夫也应当已经加工好一片车辋了,可这人牛皮吹的震天响,说自己能独自打造出马车,结果半天功夫,都还没制出一片车辋。

    中午,杜忠掀开帐篷。

    “打造好了。”

    登记的人摇头,“你用的时间有点多,不算合格。”

    “半天时间,打制出四片车辋,难道还不合格?”杜忠拎着斧子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四片车辋?”

    登记的人和伙计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请验活。”杜忠依然是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登记的人让伙计去请来管事,让他亲自过来验看。

    现场一名管事过来,帐篷撤去,四片车辋整整齐齐的码在那里。

    管事叫来了李记车行的匠头过来,一起验看。

    匠头拿起一片车辋,仔细查看,甚至拿出了尺来量,可尺寸精准,工艺精良,没有半点瑕疵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我明明只给了三块车辋的木料啊。”伙计在一边惊叹。

    老匠头抚着须,笑着道,“普通的车匠,多少肯定会有些浪费木料。但对于一个高明的手艺人来说,是不会浪费半点木料的。这位老弟,就是一个高明的手艺人,技艺精湛,你给他的木料,他就没有半点的浪费。尤其难得的是,用了半天的功夫,打造出了四片车辋,是普通工匠的数倍。而且,还片片精良,堪称咱们车匠里的大师啊。”

    杜忠笑笑,“不敢当,只是家传手艺,熟练而已。”

    所谓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杜忠用半天时间加工出四片车辋,这一手,立即让人刮目相看,这下再没有人认为他是在吹牛了。

    登记的连忙把他请到一边坐下,还让伙计给他倒茶,这下,仔细的为他登记。老匠头和管事也分别与他聊了一会,知道了不少他的信息。

    这个杜忠,是个河南灾民。

    豫州人,去年大灾时,离开家乡,听候官府的安排,来到襄阳做工。到现在,灾情结束,不少以工代赈的灾民也陆续要返回家乡。

    杜忠本也要返回家乡豫州的,可他看到李家的招工条件后,有些心动了。

    他家世代车匠,在豫州并没有什么田产,人丁多家境贫。没灾荒的时候还能勉强度日,一遇灾年,日子就很难过。

    而李家开出的移民条件,确实让人心动。给田给地,有一技之长,还能在李家得到一个工钱不低的活。最要紧的是,李家还承诺,到时还会在领地修建学校,领民的孩子都能免费读三年初小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家承诺,在赵国公领,不论现在身份是良贱还是其它,到了赵国公领都会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去了赵国公领,就都能获得良民身份。

    “杜老哥真决定移民赵国公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再确认一下你家的情况,你家是八口人,全都要移民去赵国公领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肯定带全家一起过去的。”杜忠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非常欢迎全家移民过去,我们会负责安排送你们过去,从路上到那边,全程都有人安排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后续的谈话,让杜忠很满意,也放下心来。李家果然如他们宣扬的一样,很负责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都已经跟杜忠谈好,给他的职位,就是赵国公领中受降城车行的匠头,待遇不薄。

    一天的招募结束。

    各个管事们都拿着汇总的表格,来到李管家这里汇报。

    “今天招募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一共招募了三百余人,其中读书人五十三,其余皆是各行工匠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听到这个数字很满意,“这些人里有多少人愿意举家移民过去的?”

    “大约六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,我们希望过去的都是全家过去的,这样才能更稳定,避免到时这些人去了又走。有家有口的,才能生根立足。记住,我们不只是招工匠去开商铺做工,我们是要长期建造经营领地,去了,就得扎根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再去跟这些人谈谈。”一名管事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好跟他们谈谈,如果愿意举家迁移,我们还是有更多补贴的。如果确实不愿意去的,我们则要重新考虑一下录用他们的问题了。实在不行,到时也还是要裁去一些人的。”“我们优先录用那些有一技之长,且愿意举家迁移过去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