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书阁 > 其他小说 > 车神代言人 > 382 逆势上扬
    两败俱伤,可能就是对张一飞跟蒙托亚这次撞车事故,最好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不过这就是f1比赛的魅力所在,是愿意永远的呆在安全区里面,看着对手的车尾灯?还是愿意游走在失控边缘,体验那短短几秒超越对手的快感?

    毫无疑问,绝大多数车手,都会选择后者。如果没有这些车手的选择,就没有弗伦岑的撞出赛道,也没有维伦纽夫跟拉尔夫·舒马赫的退赛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张一飞,不过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,并且他不后悔自己的超车,哪怕会造成暂时的落后!

    看着张一飞的13号赛车进入维修通道,车队所有成员都严正以待。他们此刻内心里面,都充满了兴奋跟激动,普罗斯特车队,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血性跟强硬的超车了。

    虽然维修技师们,并不是赛道上对决的车手,但是他们同样感同身受,能体会赛道上的这种速度与激情!

    一脚刹车精准的停在维修车位里面,前后千斤顶技师,毫秒之间就把赛车给顶起,然后其他技师进行换轮胎工作。

    首席技师查理,此刻并没有担当“棒棒糖”人,而是取代了右后轮的技师,换胎的同时进行悬架的调整跟检测。

    这次撞击造成了右后悬架轻微的变形,整辆赛车的动平衡被打破,所以张一飞才会觉得车抖动厉害。特别是在高速状态下,这种感觉将愈发明显,所以只能被迫减速。

    查理快速的进行悬架调整,另外还有几名技师,飞快的更换张一飞因为撞击受损的空气套件。同时进行的,还有两名技师在加油。

    三停战术,可以都选择轻载油,也可以选择一轻一重的策略,因为加油哪怕就是用上高压油管,耗时也将远远超过单纯的换胎,所以在某些赛道跟特定情况下,节省一次加油时间,也是车队策略的一种。

    张一飞之前的车队策略,就是轻载油跟超软胎结合,通过极致的圈速,来追回进站所花费的时间。但是赛道事故的发生,车队的策略已经被科塞尔做出更改,他下决定这一次重载油,所加的油量可以保证用到比赛结束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调整悬架跟空气套件,哪怕就是查理跟维修技师们动作再快,至少也要10秒左右时间。这个时间点单纯用来换胎的话,会有7秒左右的时间浪费,还不如直接重载油,把下一次进站加油时间给省回来。

    十来秒的时间,对于维修站来说是极其漫长的,不过科塞尔的注意力,却没有放在进站赛车上面,而是看向了外面的天空。

    本来车手巡游时候还阳光灿烂的墨尔本夏日,现在已经看不到太阳的影子了,天色开的变得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比赛时间,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样子,根据墨尔本气象台的预报,理论上今天赛道是不会下雨的。但是天气这种东西,哪怕就是二十年后用强大的超级计算机去计算,都不敢保证百分百准确,更别说这个时代的气象预报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没有下雨,科塞尔也已经明显的感觉到风力增强。墨尔本赛道有一个其他赛道所没有的特点,那就是环湖建造,甚至车手行驶在某些路段,随时能看到右手边波光粼粼的湖面。

    住在海边、湖边甚至是河边这种宽阔地带的人都知道,一旦起风了,这些地段的风力将会倍增。对于一般的车辆来说,高速行驶状态下,遇到大风会导致车辆路线偏移,严重的话失控打滑甚至侧翻,都可能会发生。

    对于f1赛车来说,极低的重心跟高科技含量气动外形,自然是不可能出现什么侧翻情况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赛道上出现的大风,对赛车不会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迎面风力大,将造成过大的下压力跟空气阻力,从而降低车速,侧面风会对赛车在赛道上的行驶路线产生影响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还是后面来风,可能会导致赛车后定风翼的失效,这种情景就好比你在骑自行车或者摩托车,有人突然从后面推了你一把的感觉差不多。

    而且不单单是自然风会影响,前车破开的气流,跟自然风结合后也有几率出现乱流,影响到后车的“生态平衡”,从而导致车手对赛车的操控难度增大。

    甚至夸张一点说,f1赛车的一生,就是跟“风”抗争的一生。所有的空气动力学设计,就是为了把看不见摸不着的“风”给约束起来!

    “加强空气套件的导流,增强赛车下压力。”

    科塞尔突然朝技师团队发出指令,这并不是赛前策略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科塞尔的指令,查理感觉有点意外,但在这争分夺秒的进站时间里面,首席比赛工程师所发出的任何指令,都必须要无条件执行,而不是质疑跟讨论!

    因为现在,没有质疑跟讨论的时间!

    哪怕就是张一飞,听到之后都感到意外跟不解,如果可以的话,他都想要问一句科塞尔这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要知道虽然用重载油方式,尽量弥补这次进站带来的时间损失,但是他依然浪费了不少时间,被基米、海德菲尔德、阿莱西给超越过去。

    进站后有多少人超越过去,那张一飞现在就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务之急,就是想办法追上去,不说什么“坐四望三”,至少保持自己赛前第六的排名吧?

    要知道这个时代正赛积分,就取前六名,做不到处子秀就登上领奖台这种操作,退而求其次,处子秀就拿到积分,也是一个不错的成绩。

    张一飞现在满脑子,都是想着如何让赛车更快。之前跟蒙托亚的对决,就是出弯时刻,被他利用赛车性能给硬吃了。

    高下压力的调校,就代表着出弯加速更慢,这对于张一飞来说是不可接受的,他可不想再被人给硬吃一回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种时刻,他没有时间来质疑科塞尔的决定,棒棒糖人的指示牌已经翻转,张一飞一脚油门下去,快速驶离维修站,去追赶着自己的排名。

    看着赛车尾灯的远去,阿虎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,喘着粗气朝陈志说道:“志哥,刚才要做的配合真多,还好我们没出什么乱子。”

    刚才张一飞的进站,算是对车队维修团队的一次考验,不单单要换胎、加油。还需要更换受损零件,甚至最后还要进行赛车调校。

    所有的步骤,只有十来秒的时间,每名技师都必须做到完美衔接,才能缩短进站用时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事情,否则就对不起,车手在赛道上的玩命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淡淡回了一句,他没有了新人阶段的紧张,更多是一种责任感。

    赛事中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是车手冒着生命危险争取到的,如果白白浪费在维修站,这是对于车手冒险最大的侮辱!<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阿虎郑重点了点头,刚才接连的赛车事故,让他体会到f1赛车危险的那一面。很多车手几十毫秒的领先,都是如同刀尖上跳舞一般,玩命赢回来的。

    车队技师能做的,就是不要浪费任何一毫秒时间,也绝不容许出现任何失误!

    陈志跟阿虎对话时候,车队维修站里面,山本右京朝着科塞尔问道:“导师,为什么要加强下压力,这样会影响一飞君的速度吧?”

    山本右京现在不是策略组成员,理论上这些决策不管他什么事情,但是他很关心张一飞,同样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,最终还是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会影响,但是现在赛道已经起风了,高下压力有利于赛车的稳定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对于赛车来说,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迎面风,这不是更加大了阻力吗?”

    还没等科塞尔回答,老板普罗斯特就开口解释道:“阿尔伯特公园赛道以侧风为主,而且哪怕就是阻力增大,相比较带来的稳定性以及减少的打滑失控风险,这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普罗斯特经历过一次阿尔伯特公园的大风天气,所以他刚才听到科塞尔的指令,心里面流露出一种敬佩。

    德国暴脾气阔别赛道十年,居然能如此了解1996年才启用的阿尔伯特公园赛道,看来这些年过去,科塞尔依然还是那么敏锐跟精准!

    “明白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相比较科塞尔跟普罗斯特这两根“老油条”,山本右京就嫩了许多,还有很多赛道经验要慢慢学习。

    从维修通道出来没多久,赛道排名刚好刷新,张一飞从最高时刻第4名,一落千丈跌落到13名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还包括了很多没有进站的车手,所以张一飞的实际排名,应该在八九名左右。可以看到撞车意外,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一点上面,蒙托亚就更惨了,跌落到第十七名,来到了倒数第二的位置。他赛车受损要严重,浪费的时间就更多,这想要追回来,就有点困难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排名,张一飞没有任何气馁,他从13的排位开始奋起直追。

    阿隆索、约斯·维斯塔潘、奥利弗·潘尼斯、阿莱西……

    一位位的车手排名,因为进站或者被超越,重新滑落到后面。张一飞就如同一道蓝色闪电,划破着赛道的秩序,他要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,落后的排名,我可以一步步的追回来!

    就在看台上的观众,都为张一飞表现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,一阵大风刮过,给炎热的夏季带来了清爽感。

    赛道,刮大风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