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书阁 > 其他小说 > 捡到一本三国志 > 第0495章 华雄高论
    熹平十四年,年末

    一行人马从水路到达凉州,又从凉州赶往西域,浩浩荡荡的数万人,再加上后勤粮草辎重等物,让凉州赶往西域的道路全部堵塞,而凉州当地的官吏们,就开始忙碌起来了,一方面,他们不能耽误了军旅的行军,故而要提前驱逐道路上的商贾及行人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们还得要给商贾以及百姓开出条可行的道路出来,不过,马车之类的,这几日就不能来往了,驰道没有任何可以通行的位置,只能等着大军过去,方可上路。

    黄忠率最为精锐的骑士们,在最前方开路,董卓以他为先锋大将,自己坐镇中军。

    “董公...孙将军那里....”

    曹操骑着马,跟在董卓的身后,有些疑惑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他觉得,现在大军开拔,不应该直接开赴西域,而是应去支援孙坚,孙坚手里还有数万精锐南军呢,帮着孙坚处理塞外羌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董卓骑着高头大马,戴着甲胄,威风凛凛,他都没有回头看曹操,直接说道:“区区塞外羌人,孙坚麾下数万南军呢,莫不成还需要我们去相助?如今的主要目的,还是应当前往西域,一路搜寻,消灭敌人...”

    “敌人,董公何以得知有敌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敌人,商旅怎么会不归来?”

    曹操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们对那里的情况尚且一无所知...甚至都不知道商旅是因什么原因而未能归来的,这数万大军啊,开拔西域,董公可知西域那里是什么情况?我赶来之前,翻阅了西域诸志,那里大多地方,万里荒芜,不见人影,我们这数万人进入西域,不知要耗费多少的粮草辎重...”

    “粮草辎重,自有凉州刺史,西域长史来想办法,与你我何干?!”

    “董公...这凉州,西域,莫不是我大汉之领土?这里经过几十年的治理,方才达到如今的地步,董卓如此行为,岂不是要耗尽两地几十年的积累?”

    “这与我无关,陛下的命令,是让我搜寻商旅,击败贼寇,我是骠骑将军,不是凉州刺史,不是两域都护....”董卓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董公,即使如此,我们也该等公孙校尉回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是主将,还轮不到你教我如何打仗!!”董卓愤怒的打断了曹操的言语,朝前走开了,曹操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离去,心里如何不明白董卓的想法,这厮想着太尉之职,都快想疯了,这次的军功,他想全部独占,起码,是不想让给孙坚一部分的。

    若是先去支援孙坚,那些塞外羌人,很快便会覆灭,那个时候,孙坚定然也会一同发兵,董卓就不能得到全部的功劳了,故而,他宁愿不要救援孙坚的这些功劳,也不想让孙坚参与进来,这厮,唉,曹操皱着眉头,也不知该如何言语,低着头,沉思着。

    正走着,忽有一人在他旁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曹操心里有些恼怒,转过头去,在他身边的,是一位校尉,魁梧健壮,却看着他直笑。

    曹操认得此人,不悦的问道:“华校尉?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“曹将军,莫要恼怒,莫要恼怒,我觉得罢,君还是很厉害的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董公脾气有些暴躁,可是对待麾下将士都很是亲切,像我这般的,都是用了整整三年,才让他百般厌恶,见了便是打骂...曹公这才不到半月,便能让董公如此憎恨,我实在佩服啊!”华雄脸上并没有半点嘲讽的意思,他是非常认真的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曹操愣了片刻,却忽大笑起来,说道:“故而,校尉只能为校尉,我却能为副帅啊!”

    华雄也是大喜,对曹操的感官顿时大好,这厮看起来黑矮瘦弱,没成想竟还是个豪迈的汉子,他便与曹操聊了起来,言谈甚欢,周围的士卒都有些懵了,就连在后方的关羽,纵马前来的时候,也是茫然了片刻,在庙堂树敌无数,施行新政,名震天下的曹操,竟和这浑人谈得如此开心??

    他们究竟在谈论什么呢?

    关羽心里有些好奇,便稍微靠近了一些,装作正在巡视士卒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见华雄指点着庙堂,他说道:“这新政啊,好是好,可是你做的不对啊,新政哪能如此实施!”

    “愿听闻华公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,你当年施行新政,不就是想让那些大族多交钱麽,这我理解,我也是贫苦出身,儿时啊,天天给豪强牧牛耕田,自己的地早就没啦,交不上税,就卖给豪强了,没有土地反而轻松些,起码不用交农税,给他们种地,也勉强能吃饱...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知道他们多有钱,就看我罢,我前后打仗几十年,出生入死的,也就有十几亩地,你再看看袁校尉,啊,就是故司空,他跟我一样啊,我们同年入伍,可是他名下的土地啊,足足有数百顷,在各州都有...你想要他们交钱交出土地,那多容易啊,你给他们定个名列啊!”

    “第一等大族,第二等大族这样的,每一等都有一个固定的耕地数,超过的,直接没收就好了,他们就在意这些没用的,你给个第一等大族,即使收了他们的土地,他们就不会生气,还会高高兴兴的说自己是第一等呢!!”

    听着华雄的言语,曹操心里百感交集,脑海里仿佛浮现出了什么,却又不清晰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言乱语!”关羽怒斥了一声,正在指点大势的华雄,戛然而止,关羽又看着曹操,拱手说道:“曹公,华雄这厮就是个浑人,你莫要在意,若他有得罪之处,还望海涵啊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啊,华校尉大才啊!”曹操感慨道。

    关羽转过头,看向华雄,华雄正傻笑呢,还挤眉弄眼的。

    有了关羽的参与,曹操也就暂时没有继续追问,三人一同行驶着,闲聊起来,华雄有些疑惑的问道:”我听闻,先前去西域探查情况的,是那唤作骁勇营的军旅?“

    “恩。”曹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设立这样的军旅啊,我听闻,他们不会打仗,只会行军,四处逃亡,毫无战力...”

    曹操笑了笑,说道:“华校尉可知,这些年来,立下功劳最多的,是那支军旅?”

    “不知!”

    “正是骁勇营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他们的校尉,公孙瓒,这厮倒是个会打仗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摇头,有些肃穆的说道:“并不完全如此,骁勇营,虽不善战,可是他们有自己的本事,这些年,他们在贺州,四处奔波,立下无数功勋,这些东濊人,被高句丽人当做猎物,捕杀了近百年,这让他们免得非常灵敏,他们是大汉最为敏捷的斥候,追踪,逃亡,搜寻,围捕,他们做的非常出色。”

    “在贺州,没有什么盗贼能躲开他们,也没有什么军旅能追上他们,从成立到如今,他们都没有被敌人活抓过一人...一支大军,需要最好的耳目,能够探查四方,了然于掌....”

    华雄行军多年,曹操只是言语了几声,他便明白了,他笑了起来,说道:“有这支军旅在,我们能熟知对方的所有消息,去往之处,粮食辎重的所在,可是敌人却对我们一无所知....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三人大笑。

    “华校尉,你对官学制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此刻,在无穷无尽的沙漠中,公孙瓒看着不远处的车轮,手里拿着短剑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校尉,这里曾发生过战斗!”

    “恩..是我们的商旅?那敌人是谁?”公孙瓒有些疑惑,他看向一旁的陈曜,问道:“你再看看,这可是我们的商旅留下的?”,陈曜下了骆驼,走上前,认真的看了看车轮,又看了看骆驼,他点着头,说道:“是我们的...甚至,我还骑过这头骆驼...”

    陈曜看着那骆驼的残缺的左耳,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公孙瓒点点头,看着另一边的米热依,问道:“这里可有贼寇之类?”

    “的确有...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这里原先都是无主之地,在远处,有一个地区,周边虽是沙漠,可还是有饮水,能够生存...那里本来是没有人烟的,不过,周围的琉勒,且末,龟兹,若羌等国,将境内罪徒流放此地...那里便成为了一伙贼寇的聚集地....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大抵,千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皱着眉头,思索着,若是他们偷袭,能否拥有覆灭商贾的能力呢?

    公孙瓒看着周围的东濊人,高呼道:“兄弟们,在周围搜寻片刻,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什么!!”

    “谨喏!”

    众人散开,在周围仔细的搜寻了起来,公孙瓒则是待在此处,继续思索,一旁的陈曜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校尉,这么找是找不到的,这里风大,东西都会被覆盖住,能找到这些,都是侥幸,怎么可能...”

    “校尉!”一人高呼,打断了他,只见他从沙粒里翻出了一柄长刀。

    陈曜茫然的瞪大了双眼,看着公孙瓒,又看了看那边的士卒。

    公孙瓒笑了起来,并没有急着去看那些东西,让士卒们继续搜寻,眯着眼睛,说道:“想当年,高句丽人捕杀我们的时候,我们躲在山林里,四处搜寻,在没有任何物质的情况下,还能存活数载...”公孙瓒有些感慨着,一旁的陈曜这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校尉是东濊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陈曜还没有反应过来呢,士卒们一一赶到,将怀里的东西放在公孙瓒的面前,有刀剑,有货物,甚至,还有士卒找到了铜钱,陈曜懵了,你是如何从沙粒里翻出铜钱来的??你确定不是你自己放进去的麽??

    公孙瓒认真的翻看物资,又拿给一旁的米热依观看。

    米热依拿着长刀,看了片刻,摇着头说道:“这些不是西域所产的,我们这里都是用弧形刀,不是这种的,这样的刀,我从未见过...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!”

    一旁的陈曜看着公孙瓒,说道:

    “这是贵霜人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