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书阁 > 都市小说 > 齐欢 > 第三百零八章 决断
    “妹妹。”徐青安可怜兮兮地望着徐清欢,希望经他这样一唤妹妹就能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黑脸大汉有什么好的,带你去看似哥哥这样气宇轩昂的英雄少年。

    徐青安眨眨眼睛,想必妹妹能够体会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徐清欢点点头:“就换个药,哥哥等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青安的心一下子裂开。

    军帐之中只有药箱,宋大人穿着得体,换个药大约也没什么,徐青安做出最后的让步:“那我让永夜进来。”

    永夜进了军帐,徐青安如门神般站在外面与凤雏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凤雏,”徐青安终于忍不住,“你也在这里站着啊。”和他一样凄惨的人原来还有凤雏,想到这里他仿佛得到了些安慰。

    凤雏眨眨眼睛觉得世子爷今日的问话有些奇怪:“是啊,世子爷,小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,现在是,将来也是,以后都是。”

    徐青安忽然觉得心更痛了。

    妹妹年纪还小,他还没正经想过这个问题,无论谁家嫁妹,也没有将哥哥当做嫁妆一起抬走的道理。

    谁家的舅兄也不曾在妹夫家中蹭吃蹭喝一辈子,更何况他还有侯府要继承。

    父亲和母亲有没有想过再生一个子嗣。

    “小友,”张真人的声音传来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我又得一只蓬莱仙岛出来的锦囊,你要不要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徐青安忽然想到之前张真人说过的话,让他提防青年男子,如果不是老杂毛,他怎会追着王二东奔西走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杂毛,你当时怎么说的?我妹妹的危难如何化解?我妹妹的贵人又在哪里?”分明就是与黑脸大汉一伙的。

    徐青安伸出手揪住了张真人的胡须。

    “哎呦,世子爷有话好好说。”张真人向左右看去,千万不要在泉州人面前破了他仙人的风骨,“道人说的都是实话,那贵人……可保大小姐日后安康。”他的话没错,他家公子那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还说。”

    军帐外又传来响动。

    徐清欢听着不禁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徐清欢看向永夜。

    永夜觉得很奇怪,公子的伤口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崩开:“公子?您又一掌拍在桌子上了吗?”

    宋成暄抬起清冷的眼睛,永夜立即吞咽一口,可他还是觉得惊疑:“那公子您去舞刀枪了吗?”

    屋子里一阵静寂无声,永夜额头上的冷汗淌下来:“公子不能再做这两件事了,我们还要启程,伤口不好如何穿着甲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宋成暄声音中隐约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永夜不敢再问,只得加快了手上的速度。

    再次将伤口包扎好,永夜收拾好了药箱低头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清欢道:“宋大人好好休息。”眼前的战事最重要,常州水师才聚拢了士气,作为主将的宋成暄不能出半点差错。

    生死之战,将士们只会相信带他们大胜仗的人。

    宋成暄沉默片刻,抬起头来:“战事过后,我去找安义侯。”

    徐清欢心中微微一紧,她抬起头来,宋成暄正在瞧着她,他的眼眸中一片沉静却又似藏着风起云涌,只是瞬间,仿佛所有往事都从他眼底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晓他的意思,他不会随随便便去寻父亲,这样与她说自然是跟婚事有关。

    徐清欢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回答没有半点的迟疑,宋成暄盯着她,耳边又响起她方才说过的话:“我和我家人都甚是满意。”

    好像是真的。

    方才她明明可以与徐青安一起走,却惦记着他的伤势,她这般相待,他是不是该对她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他的声音有些低沉,她定然急着去探望安义侯,“我要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徐清欢没有立即答应:“要不要我扶你去塌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宋成暄道,“我要在这里坐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之后再来探望宋大人。”

    终于她的脚步声在大帐中消失。

    宋成暄微微仰起头靠在椅子上,胸口的伤势有些隐隐作痛,真是巧合,就在他拉住安义侯的那一刻,倭人的火炮突然而至,安义侯已经重伤,再被波及定然难以支撑,几乎未加思量,他将安义侯扯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虽然竭力避开,火炮的余威仍旧撞在了他的胸口上,那般的疼痛,就如同多年前那个深夜,利剑透胸而出。

    伤痕之处下面就是愈合的旧伤疤,而这次受伤却是因为去救安义侯。

    冷汗濡湿了他的鬓角,滚入他黑亮的发髻之中。

    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当年那破碎的声音,当时他趴在冰冷的石板上,任鲜血浸透衣衫,听到有人道:“我们奉圣上之命处置叛党。”

    “魏王何罪之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已经认罪,王妃也上路吧,圣上已经有了证据……”

    他睁大眼睛,看着周围的一切,他多期望就在那时候,有人来救他们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您记得若是能逃脱,日后不要相信任何与魏王府有来往的人,他们是人是鬼我们分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相信。”

    往事如烟般散去,他想要从椅子上起身,目光落在自己的腿上,想起她看到他伤口时沉默的模样,跪坐在他怀中时的惊慌。

    他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,利用她愧疚的心思,逼迫她答应嫁给他,每次想及这里,他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齿。

    嫁到泉州一定不是她心中期盼的结果,泉州的形势她更是清楚的很,知晓他身份的亲信,譬如军师,定然会对她多加防备,所以即便她担忧安义侯也没有遣人去向军师询问,而是默默地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太过理智,太过明白。

    从始到终不肯开口向他要求任何事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他对她这种聪明,渐生不快。

    也许一切应该有个结果了,从前,现在他早该那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永夜,”宋成暄吩咐一声,“换衣服,我要去见安义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义侯睁开眼睛,支撑着想要起身,耳边却还是一阵嗡鸣声响,仿佛他还在那大海之上,一阵眩晕的感觉传来,又跌回床铺之中。

    他依稀海水将他吞没之后,他想要挣扎,却因为没有了力气,一直向下沉去,正当他要丧失意识时,一张青年的脸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青年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臂,带着他向上游去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想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,他曾教导过的孩子。

    魏王世子爷。

    魏王府的人应该对他厌弃而愤恨,为何会来救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