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书阁 > 都市小说 > 离珠 > 第 293 章 漫云女子不英雄(中)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薛幼绒张口结舌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便是朱是,都诧异地看着牡丹郡主。

    朱家老家主几十年前曾经对着钱大省亲自弯腰的事情,随着朱家钱财累积、名声大涨,如今在世上,已经成了一桩隐秘事。

    可是牡丹郡主竟然就这样闲闲道来,言下之意,竟是轻飘飘地就把朱家标记在了钱家之下,并丝毫没有给朱家面子的意思,这究竟是宁王的态度,还是南家的态度?

    朱是想不到这里,只觉得这话听着有些别扭,似乎回去应该告诉朱蛮。

    可薛幼绒却瞬间便联想到了这一条,不由得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说的那几句话,原来在京城人的眼中,是如此幼稚、无知!

    自己拿什么身份去配钟郎?!

    薛幼绒掩面而哭。

    听着牡丹郡主这些话,凌霄郡主早就坐不住了,勉强挤了个笑容出来,忙命自己的丫头:“送了薛娘子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一边又对朱是含笑道:“不必劳烦你们。我回去给舅母去信,让她亲自来接薛表妹。”

    嗯。这样好。这样省事。

    朱是点头答应,立即离开。

    那边薛幼绒已经满面木然地被拉扯着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看戏的合欢郡主只管吃茶吃果子,甚至还有心思跟自己的侍女说:“这个口味是我娘爱的,你一会儿去要一笼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凌霄郡主脸上挂不住,实在忍不得,冲着楼上翻了个白眼,抱怨道:“这人太也霸道!明知道薛娘子是我表妹,他便是不高兴,私下里婉拒也就是了。怎么就这样不给我面子,竟然硬压着朱表哥来欺负幼绒。他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呢!”

    合欢郡主噗嗤一声笑,引得凌霄郡主狠狠地瞪她。

    “你别瞪我。等我说个道理出来,你自己品品,再奚落我不迟。”

    合欢郡主笑吟吟地说道:“钟郎跟前就是息王和莲王,他若果然直接跟二位王兄说一句:这薛小娘子过于放诞,莫要教坏了三位郡主。你算算那是个什么后果?

    “可他却只是跟朱蛮说话,压着朱蛮把薛幼绒送回青州,而已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南钱北朱齐名,两家子各不相惧,那也是人家民间两个商家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舅母姓朱,又不是你舅舅姓朱。朱家的事,跟你个姓南的,究竟有多大相干呢?

    “你还争着抢着把个炭篓子戴在自己头上了,怎怨得我笑?”

    凌霄郡主被她说得噘起了嘴。

    若果然钟幻跟二王说了那个话,那自己三个人名声,被有心人一传,可就要臭了大半……

    可当着牡丹郡主,凌霄郡主却下意识地嘴硬,生扛:

    “可他对咱们半点敬畏之心都没有,这也是事实!他个白身平民,他凭什么?”

    牡丹郡主摇头好笑,心中明了,这是必要自己开口,这件事才能勉强算完。因笑道:

    “你顶顶好把话想明白了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若你真想帮朱家,就该知道:如今朱家在京城正要夹起尾巴来做人,扮猪吃老虎、闷声发大财。钱家之前没进京,朱家还算得上一号。可你看看,钟郎代表钱家进京才几个月,一个不死不活的茂记已经能跟云楼正面相抗了。

    “你仗着自己是郡主,自然不怕得罪钟幻。钟幻也的确不会奈何你,可是转过头去,他就能让离珠撺掇着太后奈何奈何朱家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,你算是帮朱家呢?还是毁朱家呢?

    “你那舅母会在你舅舅跟前怎么哭,见着你娘怎么指桑骂槐——你且都想明白了,再开口罢!”

    凌霄郡主气哼哼地踢了一脚桌子,不做声。

    “所以要我说,凌霄就不该做声,就让朱家自己家去闹。就让朱是把那薛娘子送回青州。你舅母便是找麻烦,也找不到你头上——那又不是她女儿,又不姓朱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合欢郡主实在是深谙沈宅娘子们的心思门路,三言两语就给凌霄郡主出了个顶好的主意。

    凌霄郡主有些无措地看向牡丹郡主,却见她也微笑着颔首,咬着嘴唇,下定了决心,用力一点头,道:“嗯!我们女孩儿家,只有躲是非的,哪有寻是非的呢!”

    这边的话被董一听了个真切,询问地看了钟幻一眼,便一板一眼地都复述了出来给二王并朱蛮听。

    三个人听着小娘子们斤斤计较的小心思,不由得都伏案大笑。

    钟幻哼一声,手里的纨扇柄毫不客气地指向朱蛮:“还不都是因为你这恶客?我们原本好好地吃个饭,就因为你在,惹了这么烦心的事情出来,还闹得我们离珠也被人在背后议论。我告诉你,此事没完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却见自己案上被摆了一叠豌豆黄,指一指,命董一:“拿去给那娃娃吃。他肯定爱吃。”

    董一面无表情地端了起来,大步迈过去,送到了刚刚回来、还没来得及坐下的朱是手里。

    朱是嘻嘻一笑,塞了一块在嘴里,眼睛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“看着这孩子吃东西我就高兴。”钟幻的脸上顿时阴转晴,又对朱是笑道:“爱吃就去跟他们要。我让厨房蒸了两笼,打算送去息王府的。你先拿一笼吃着——别多了啊,甜食伤牙齿。”

    朱是高高兴兴地点头答应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瘦高的孩子风驰电掣的背影,朱蛮简直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息王越发笑得前仰后合:“朱蛮子,你再不好生处置了此事,当心钟郎直接把你的堂弟拐了去钱家养起来!”

    莲王的注意力却不在此处,他直直地看着钟幻:“那个老妇人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连师妹都没说,做什么告诉你?再说,大夏朝廷是你南家开的,洛阳县衙走过去不过一刻钟,你怎么就不能自己去查了?”

    钟幻大大咧咧地顶撞莲王。

    息王则毫无兴趣,直接笑着问钟幻:“我听说,钱大省只有三个女儿不假,但归州钱家却是几百口子的大家族,怎么?没人来投奔你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那舅舅放了话:钱家有一个算一个,敢进京来打我的秋风,授权我可以直接打断腿,雇条瘸驴送回归州。”

    钟幻跟着笑。

    息王拍案,竖起大拇指:“钱大省,大智慧!”